菲彩国际线上娱乐欢迎您      题字:邹家华
       手机访问
位置:首页 > 信息消费 > 智慧医疗 > 移动医疗要成为智慧医疗还有路要走

移动医疗要成为智慧医疗还有路要走

    2015-03-29 23:34

近年来,很多企业都投资做移动医疗,似乎看起来非常繁荣,但是如果移动医疗只是把医生看病换成通过手机来看病,那么还不够达到智慧医疗的标准。

医疗现状的背后真相   

一个人感觉到身体不适→疑问→自助查询信息并尝试解决问题→解决了/解决不了→疾病进展→去医院看医生→挂号→检查→诊断→治疗→治愈/疾病继续进展,重复这个过程。这是一个医疗行为链。   

在这个医疗行为链上,挂号难,看病难是现实问题,但如果仅仅是把医患之间用移动互联网的形式做个链接,提供在线问答,如此的移动医疗是浅薄的。因为在这个医疗行为链上,我们本有机会抓住当下医疗行业核心痛点,用移动互联网为生民谋福祉。   

做移动医疗首先要反思医疗的本质是什么。中医古圣说“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西医之父希波拉底说“大自然治病,医生只是助手”,特鲁多医生格言“偶尔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些话几乎挂在了全世界每个医院的墙上,用以安慰医者。“医生罢工,病人的死亡率下降”,这不是笑话!1976年哥伦比亚的堡高塔市的医生罢工52天,出现了一个被称为“不寻常的副作用”:就是当地死亡率下降了35%。同年,在美国洛杉矶,当医生对医疗事故保险涨价不满而罢工示威时,全市病人死亡率下降了18%。1973年,以色列全国医生大罢工。为期长达一个月,根据耶路撒冷埋葬协会的统计指出该月的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十年后,1983年,以色列医生再次举行全国总罢工,这次罢工的时间长,长达85天,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这85天中,全国人口的死亡率又下降了50%。在加拿大曼尼涛巴省(Manitoba)的医生罢工两周,死亡率下降为20%。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ritishColumbia)的医生罢工3周,死亡率下降为30%。   

在我国的医患纠纷愈演愈烈的环境下,这些数据是不能讲的。如果这些大数据太笼统,我们还是不知道医疗行业的真正痛点。那么我们每个人都一定曾考虑和面对过“要不要打抗生素”“这个中药靠不靠谱”“要不要吃这么多药”“这药有没有副作用”“癌症患者应不应该化疗”“要不要手术”……,我们是怎么抉择的?听医生的!真正的问题来了,医生面对患者疾病时需要考虑的变量要比患者面对自身疾病需要考虑的变量复杂得多,而且有时候这些致命的变量不是学术问题,那选择的结果很容易不是最优方案,这才是医疗行业在这个时代的瓶颈和痛点。   

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与我们生命密切相关的问题选择权交给医生?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另一面,医生为什么要顶着巨大的风险,替病人做出各种难为的选择?风险和疗效,生存质量和生命长度,道德和法律,到底应该优先考虑哪个?谁都无法轻松替别人生命做出选择。每当听说、看到某医生冒着巨大的风险替病人做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手术、开了一副绝境逢生的方子,都催人泪下。笔者曾认识一位中医生因为开了一个加重附子方治一个垂死病人,病人救回来了,医生却忧心惊吓过度,多年不敢看重病。我们除了向这些医生舍己为人的胆魄致敬,更应该相信多数情况是,在无论什么样的高手面前绝境都无法逢生,因为医生能治病,救不了命。   

不能说信息不对称是导致这种矛盾的全部原因,至少是占80%原因的罪魁祸首。可笑的是,信息不对称这件事情,在互联网时代就被颠覆的差不多了。但到了今天的移动互联时代,“信息不对称”仍在医疗行业大行其道。   

医学“指南”的推广,规范和定义了各种疾病在各阶段的最佳/标准治疗方法和疗效统计结果。“指南”在全球的普及,给了复杂高深的医疗数据在医患群体间信息对称的真正机会。在医疗链条上,“什么症状怎么解决”,这个环节我们“如医”有机会把最优的方案直接推给患者。那么患者下一步所需要做的就是和医生讨论核实、细节优化一下自己的治疗方案。医生就专心积累自己的治疗经验,或者从事前端科研以便把更有效的方法写进“指南”。这将是一个多么美好和谐的医患分工啊!   

移动医疗解决到底什么痛点,道德和法律边界是什么   

“医学检查、疾病诊断、治疗”这三个问题是移动医疗法律红线。此三者必须在法律的保障和监管下完成,必须要有临床证据和数据支撑,不然很容易引起大量社会问题。这些问题与生命攸攸相关,0.1%的出错率也不是现有的移动医疗平台所能承受的。古今中外历史也告诉我们,监管这三者有利于社会进步,国家机器也肯定不会放松监管。   

“春雨医生”的自诊,是基于问诊对话大数据的诊断结果判断、药品和治疗方法建议,这些都是有法律问题的,如果仅仅是公益性质还好,一旦出现导药这样的商业行为后,这个法律问题便会被放大。“掌上药店”“快速问医生”中更是有“疾病诊断,疾病治疗,推荐药物和最佳用药方案”等,法律和道德风险很大。微博“小冰”这样的人工智能,在目前技术背景下可能只适合日常消费和娱乐,不适合对精准度要求非常高的医疗行业,尤其是面向患者。   

“如医”的智能诊断是病历收集和分析、检查结果统计分析、基于合法诊断结果的“指南”告知、面向医生的统计数据分析,这些是“如医”移动医疗平台能够解决那个医疗痛点的武器。   

医患在线通讯,服务收费,自由定价,用户评价等典型的互联网手法,是移动医疗平台必须具备的基本功能。   

面向医生和患者的线下服务,如导医、导药、远程会诊平台、保险等是移动医疗平台未来可以探讨的商业模式。   

如何才能智能诊断,移动医疗平台的用户粘度和推广   

智能诊断并不是代替医院和医生。而是基于已有数据库和自身病历数据的分析,让医患之间的信息平等对称。“如医”已有疾病数据库,药品数据库,健康百科数据库,指南数据库,和不断积累增长的病历数据库。   

例如智能治疗建议,一定是基于合法诊断结果,向用户推送“指南”内针对这种病情的最佳方案建议和效果说明。病历收集和分析,可以根据用户的设置,将治疗过程自动生成案例供用户检索。检查和诊断收集分析,可以为用户自动生成治疗评价数据,支撑用户决策体系。   

在我国医疗现状下,用户安装并输入病历的积极性是不高的,能实现中度问诊的移动医疗必须要从医生开始培育,医生愿意用,其才能让患者用,才有可能真正普及。区别于轻问诊,粘度高复诊频繁的患者更容易依从于特定医生,肿瘤科是“如医”的突破口,“如医”团队多年的肿瘤从业经验正好与此契合。如何让医生安装并长期使用“如医”,需要“如医”智能诊断对医生的日常工作有真正的帮助,也需要适当的线下营销工作支持。“如医”现有的全国小包经销网络可以完成线下推广的工作。   

总之,信息对称才是移动医疗平台要赋予医疗行业的首要能力,基于病历数据的智能统计分析能进一步提升医患双方对疾病的解读和选择力,也才能保证用户的持续使用。而用移动互联的形式把医患之间做通讯连接,只是其基本功能。

上一篇:智慧医疗系列报告之一:医疗大数据时代拉开帷幕         下一篇:开拓智慧医疗市场,完善智慧城市整体业务布局
责任编辑:张亚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