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彩国际线上娱乐欢迎您      题字:邹家华
       手机访问
位置:首页 > 信息消费 > 智慧医疗 > 公立医院药占比降至30%大限将至 部分地区停用辅助用药

公立医院药占比降至30%大限将至 部分地区停用辅助用药

    2017-12-11 12:57

当莎普爱思事件近日引发公众和舆论广泛关注之后,千佛山医院停用38种辅助用药又掀起新的一轮冲击波。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以山东千佛山停用的38种辅助用药目录为例,业内对其中药物是否都属于辅助用药存在不同看法。

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及报道发现,不同地区、不同医院的重点药品监控目录及辅助用药目录中一些药品名单重合,但并不完全相同。

例如,有专家认为,注射用奥美拉唑钠为消化科常用治疗药物,不应该归为辅助用药。此外,河北地区一家三甲医院医生刘铭(化名)也对记者表示,目录中的奥拉西坦作为一种脑细胞保护药,能起到治疗效果。

但也有医生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奥拉西坦是辅助用药,在欧美主流用药指南中并不常见,且价钱较高,有更便宜的药品可以替代。

那么,对辅助用药的判定是否有更科学的依据呢?

辅助用药是相对概念

到底何为辅助用药?记者尚未找到明确定义。

一位国家卫计委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层面对于辅助用药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定义,基本都是各地医院根据其在医疗工作中的实际情况和反映出的问题,再来作出规定。

上海一家三甲医院一名医生对记者表示,辅助用药既有西药,也有中药。其特点首先是对某种疾病具有辅助治疗的作用,但并不是非用不可的,其中有些药主要起到保健的作用,甚至有些药物并不能明确证明治疗效果。

刘铭表示,辅助用药概念是相对的。有些药品在不同使用条件下,其作用和意义是不一样的。

刘铭举例说,中毒的病人,可能会出现伤肝、伤肾的情况。当肝脏、肾脏出现问题的时候,这时所使用的药物是治疗药。但若在其他时候并未发生肝、肾受损的情况,旨在用药起保护作用,则可能就被称为辅助用药了。

“对于不同的疾病,不同的医生在治疗中有自己的治疗策略。管得太宽太严的话,就变成医生只照一个标准去开药了,这对患者是不利的。”上述国家卫计委人士说,看病是具有个性化特征的,所以医生根据自己的经验和学识,来判定哪些是辅助用药。

这也是不同医院所要严控的辅助用药目录存在差异的原因之一。有医药界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当药品被认定为辅助用药并进行严控的情况下,对相关药企就会产生很大影响,所以对于辅助用药的认定一定要慎重且有严格的依据。

多地频出针对性政策

尽管围绕辅助药并没有一个完全准确的定义,但国家层面早已对辅助药的使用开始收口。

早在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就正式提出“重点跟踪监控辅助用药”,此后多地陆续出台辅助用药监管目录,或是对部分药品进行重点监控。

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文件明确提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要列出具体清单,对辅助性、营养性等高价药品不合理使用情况实施重点监控,初步遏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势头。

近年来,各地也在积极落实。目前,北京、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江苏、安徽、湖北、云南、福建、四川、广西、青海、甘肃等地均已出台了相关政策明确表示,对辅助用药进行重点监管或是限制使用。

医院将药品列为辅助用药以及重点药品监控目录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辽宁省卫计委比较清晰的要求是,采购总金额前10位的药品自动进入目录。江西省级重点药品监控目录则是在省医药采购平台采购量排名前20的药品。

上述上海地区三甲医院医生观察一些医院的监控及辅助用药停用目录后表示,目前医院选择重点监控的基本都是用量大的药品。其中的辅助用药也是由于存在不合理使用,导致销售金额在医院排名靠前,所以被重点监控。

“另外就是价格一般都比较高,存在可替代药物。”上述上海三甲医院医生说,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减少辅助用药的使用,这是正确的做法,也是地方积极落实国家层面要求的公立医院控费的方式之一。

除采购金额大与采购量多导致辅助用药成为地方监控重点外,多地卫计委还要求,重点药品监控目录实行动态管理,可根据实际情况适时调整。

辅助用药监管日益趋严

2017年是医院控费的关键年,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力争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在目前距离完成目标不足一个月的情况下,一些医院控费措施持续加码。

业内流传的广州卫计委《关于建立全市医疗机构重点药品监控制度的通知》中就指出,要求医院药占比在30%以上的,应适当扩大重点药品监控目录范围。

目前山东千佛山医院停用部分辅助用药的做法,也引发业内猜测,对于辅助用药的管理趋势是否由严控走向停用?

实际上,这并非首家对部分辅助用药进行停用的医院。记者注意到,早在去年6月,湖北省人民政府网站就转载媒体新闻显示,武汉市武昌医院3月停掉了35种辅助用药及中药针剂。武汉市五医院已陆续停掉了两批共27个品种、35种辅助药物。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医院对于包括辅助用药的药品监管日趋严格。

中日友好医院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院医生给病人开处方时,会有临床药师实时在线审核。若开具处方中药品种类与数量等方面不合理,会进行实时提醒。对辅助用药监控也是其中的重点之一。

辅助用药情况也将进行严格的考核与问责。例如上海卫计委要求,要将重点监控药品处方点评结果纳入科室及工作人员的绩效考核、年度考核指标和医师定期考核等指标体系。对开具重点监控药品用量、金额靠前的科室及医师进行公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人社部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有关意见建议的通知》,其中“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的退出机制”引发广泛关注。在业内看来,辅助用药受到的影响将首当其冲。

上一篇:国内知名专家学者齐聚浙江 共话医疗健康新风向         下一篇:杭州智慧医疗颠覆传统 解锁就医“新姿势”
责任编辑:沙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