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彩国际线上娱乐欢迎您      题字:邹家华
       手机访问
位置:首页 > 信息消费 > 智能教育 > 清华大学成立脑与智能实验室和未来实验室

清华大学成立脑与智能实验室和未来实验室

    2017-12-20 10:37

打破学科界面、推动学科交叉、促进科研创新,在国内,像清华大学这样的探索不在少数。在以创新为最显著特征的当下的科研环境中,这些探索体现了我国高水平大学对如何面对重大科技前沿组织高水平的创新活动进行的深入思考和锐意实践:以创新和学科交叉为两翼,瞄准重大前沿课题,力求吸引全球不同学科、领域的顶尖人才,通过跨大学科、跨大领域的交叉合作,产出若干引领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成果,培育出若干引领未来发展的新方向和新学科。

——编者

日前,清华大学主楼,众多脑科学、生命科学、人文社科等多领域的顶尖科学家、学者相聚一堂,他们为一件事而来,清华大学成立脑与智能实验室和未来实验室,校长邱勇院士亲自担任两个实验室管委会的主任。这两个实验室的成立被视作清华大学科研体制机制改革、推动跨学科交叉进行科学研究的重大举措。

共识  交叉学科研究是获得高水平创新成果重要途径

“脑科学是当今科学领域重要的一个理工科和生命科学高度交叉的学科。脑与智能实验室将充分发挥清华大学在理工科和生命科学领域的优势,把世界顶尖的脑科学家和人工智能科学家汇聚在一起,探索脑科学领域的复杂前沿问题,推动人工智能的研究。”脑与智能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王小勤说。

据悉,脑与智能实验室将建设一系列核心实验平台,在开发新型的脑活动测量和调控技术,运用工程技术手段探索脑科学中复杂的前沿科学问题和解决脑疾病与脑健康领域的核心技术问题,开发类脑技术、推动通用人工智能系统研究等领域开展重点研究。“脑与智能实验室要在学校推动学科交叉的大框架下做出典范。”王小勤说。相比之下,未来实验室则更像是孕育“黑科技”的“魔法工场”。“未来实验室将开展科学、技术、人文、艺术的多层次、大跨度交叉,促进人类认知、交互、逻辑产生变革,孵化创新技术和新兴产业。”未来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徐迎庆说。

“21世纪是创新的时代,如何面对重大科技前沿组织高水平的创新活动?如何面向未来的需求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大家的共识是,开展交叉学科研究是获得高水平创新成果的重要途径。”邱勇谈道。

“跨学科交叉研究是取得重大科学发现和产生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的重要方式,而发展交叉学科需要公共平台来承载。”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说,“成立脑与智能实验室和未来实验室,是清华大学打破学科壁垒,开展前沿性、引领性、颠覆性研究的重要举措。”

探索  发展交叉学科、鼓励跨学科研究和攻关

有统计数据表明,在近100年的300多项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中,近半内容是跨学科交叉研究的成果。

放眼国际学术界,学科交叉正日益完善,逐步走向成熟。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有50多个学科交叉研究中心,每个研究中心包含六大学科部门;麻省理工学院与哈佛大学在2004年基于交叉学科共建了研究所,通过理工医多学科交叉,为攻克人类重大疾病奠定科学基础。斯坦福大学也成立跨学科研究中心,为学科交叉提供有效路径。

在国内,不少高水平院校也在进行学科交叉的多重探索。北京大学近年来陆续成立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和生物动态光学成像中心等跨学科研究中心,科研领域不断取得突破;复旦大学专门成立交叉学科学部学位评定委员会,该学部的委员由来自文理医工社政法等各个学科的专家组成;西安交大法学院设立交叉学科博士点“法律治理学”;山东大学科学技术研究院设立了交叉学科培育项目,鼓励不同学科的专家和学者开展深入的交流与合作;华东师范大学2007年成立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吸引校内外不同学科专业的著名学者进入研究院,开展联合课题攻关……

“不要低估把这些人放在一栋楼里的重要性。”王小勤说。与他有相同观点的,还有图灵奖获得者、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学科交叉要真正产生火花,必须在共同的环境里,有很自然的聚集在一起的机会。”姚期智说。

障碍  大学固有行政管理模式、学科资源分配制约发展

不过,邱勇坦言,学科交叉还是个难题,在中国尤其突出。“长期以来,我们习惯按学科组织师资队伍、开展学术研究、培养青年人才。实践表明,这种模式强化了教师的学科身份感,制约了不同学科教师之间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学生的学术视野也往往局限在他们所学的专业领域。为了产生重大创新成果,为了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刚性的学科界面必须打破。”

同时,“大学固有的行政管理模式、学科队伍结构、学科资源分配模式和学术评价制度难以有效支持学科交叉的未来发展。新建的交叉学科机构和交叉学科项目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我国大学的学科交叉还普遍停留在‘点’的阶段,未形成‘面’上的良好发展态势。”有学者指出。

为了突破体制机制上的障碍,去年4月,清华大学正式公布改革方案。“第一个要突破的体制机制问题就是如何推动跨学科交叉。我们从3个方面来尝试突破,希望能逐步解决学科交叉难的问题。”邱勇介绍,首先在制度文化方面,学校成立了跨学科交叉研究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了跨学科交叉科研机构管理办公室,并设立了交叉研究专项,加强对交叉研究项目的支持。新近出台了两项重要制度,一个是教师跨院系兼职制度,另一个是交叉学科学位授予制度。其次是学术资源整合方面,面向重大研究课题,整合不同院系的学术资源,建立学科交叉研究机构。此外,是人才汇聚与学术引领方面。未来实验室、脑与智能实验室,就是要吸引全世界最顶级的学者,在同一个物理空间开展跨学科研究,希望产出重大的国际前沿学术成果,这两个实验室不挂靠任何一个院系而独立设立,由学校提供基本的物理条件支撑。两个实验室是开放的,向学校各学科开放,向全社会开放,向全世界开放。实验室特别要向企业和产业开放,建立双赢、多赢的机制,促进重大研究成果的产业应用。

“我们把未来实验室、脑与智能实验室的成立作为清华科研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举措,作为突破中国大学普遍存在的学科交叉困境的抓手,最终实现人才汇集和学术引领。”邱勇说。

上一篇:人工智能闯入教育后,谁最先被淘汰?         下一篇:人工智能时代,教育如何担当先导?
责任编辑:沙均奖